宿迁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CBA

背铂金包的妈妈不是孩子想赢而是父母怕输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3:25:37

背铂金包的妈妈不是孩子想赢而是父母怕输

Summer姐姐 / 文

端午节和好久没见的朋友聚会,从老家(非一线省会城市)来北京玩的闺蜜说,自己的大宝“一点儿也不快乐”。

孩子的兴趣爱好是军事体育,但是学习成绩不好,因此常常被老师忽视漠视,孩子常可怜巴巴地跟妈妈说:“妈妈,我成绩不好,将来是不是是就是没出息,老师常常这样说。”

闺蜜愤愤不平地说:“这都怪我这个当妈的不争气,等我有了钱,就把儿子送来北京的私立学校读书!大城市选择多机会多,肯定不会唯成绩论!”

一旁在北京已扎根生活的另一个闺蜜撇撇嘴——

“你以为北京的压力就会小吗?我闺女天天这个班,那个班的没玩没了地学习,每到周末就跟赶档期的明星似的。”

“就这还常常遭到家里有矿的孩子暴击,人家周末都是随着爸妈去打高尔夫,坐私人直升机,说是不能当个只会学习的‘傻子’。”

“等我有钱了,我就把孩子送到米国去读贵族学校!不都说国外的教育才是最能顺应孩子天性的吗,尤其是上流社会的孩子,他们的人生不要太容易!”

“所以,阶层跃升就是我奋斗的目标!我实现不了也要让我闺女接着奋斗!”

我有点不服:“你们以为有钱就一定快乐吗?”

两个闺蜜异口同声:“不,有钱人的快乐是你体会不到的!”

没娃又没钱的我,冷笑着取出我最近在读的1本书:“今天就让我来给你们讲讲,米国上流社会的妈妈们,是怎样养娃的。”

背铂金包的妈妈不是孩子想赢而是父母怕输

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叫温妮斯蒂·马丁的耶鲁人类学博士。

为了让儿子有一个“更好的童年”,也为了阔别“911事件”的发生地,正怀着2宝的她决定和丈夫从纽约的“下城区”搬到“上东区”,也就是纽约精英阶层居住、社交和购物的专属社区。

从此,一场让人焦虑紧张而又欲罢不能的“育儿大战”打响了。

对上东区“生存规则”一无所知的温妮斯蒂,遭遇的第一个“滑铁卢”是买房。

原本以为经济条件不错(在下城区具有一栋联排别墅)、有良好工作的夫妇俩,找一个适合的房子不是甚么难事,有钱不就行了?

结果,夫妇俩先被房屋中介盘问了一番家底:您是做什么工作的?您的先生呢?您和您先生的教育背景是怎样的?最好从小学开始说……

缘由很简单:中介要确认把你摆在哪个社会阶层。

在上东区工作的房屋中介,不但是一身名牌打扮,乃至要求客户找的房子要符合他的身份地位,注意,不是客户的身份地位,而是——中介的身份地位。

找到了理想的房子以后,温妮斯蒂和先生遭受了一场面试,“考官”就是这栋公寓的住户委员会。

他们被要求填写了一个详细的表格,详细到让人想放声尖叫的那种,包括夫妇俩的信用卡号码、大学学分绩(学渣还不能买房了是吗!)和夫妇俩、夫妇俩的娃和夫妇俩的爸妈念过的每所学校。

真是,古有“孟母三迁”,今有“买房面试”。

人生,历来都不容易,有钱也一样。

终究住进了上东区的高级公寓,本以为幸福生活就此要拉开序幕,结果温妮斯蒂发现她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——给大儿子申请托儿所。

错过了在托儿所卡位,会直接影响到将来孩子上哪一个大学,进而影响他的一生。

也许有人会觉得,孩子才三岁啊,就因为上不了好的托儿所就要一生不幸了吗,这也太夸大了。

但上东区的妈妈们,对此理直气壮:好的托儿所校长,常常能够认识再往上的学校校长,那些校长之间的关系好的话,就可以在将来把孩子送进好的大学,你说说,托儿所,能不重要吗???

“进了好的托儿所,就像是具有联排住宅,海边别墅,超大钻石,成了曼哈顿人的美梦,更重要的是,感觉自己成了一个“好”妈妈。”

——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

找不到好的托儿所就不是个好妈妈,这个大帽子扣下来,哪个妈妈会不焦虑呢?因而,焦虑的温妮斯蒂开始了近乎抓狂地、给孩子找托儿所的进程。

但是,其他的家长们又给了她致命一击:“什么???你不但没提早申请托儿所,而且儿子还生在糟的月份。”

What?我家娃从出身开始就是个毛病???

学校原则上招收八月之前出身的孩子,温妮斯蒂的儿子七月出身,按理说刚好在期限以内。

但是,人们的逻辑是,小男孩比较活泼好动,发展动作技能的时间也晚于女孩子,所以最好能够“大一点”再入学,让孩子的大脑和认知的发展超过他的同学,这就要求孩子出身的月份最好能够早一点。

因此,虽然官方说法是八月之前,实际上,学校更愿意招收五月份以前出身的孩子。

看到这儿,我突然想起前些日子在B站上非常火的一部TVB纪录片《没有起跑线?》,也谈到了一样的问题:

背铂金包的妈妈不是孩子想赢而是父母怕输

片里的香港妈妈们,一致认为:子女的人生成败,取决于念哪间小学开始,所以要在幼稚园时期就狠狠出手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之前我写一篇讲韩国精英阶层韩剧的文章,说过一句话:“同一个亚洲,同一样的父母”,现在我要纠正一下:同一个地球,同一样的焦虑父母。

不知道外星人的学区房和幼儿园“占坑排位”,竞争剧烈不?

接着讲米国上东区妈妈们的故事。

温妮斯蒂在托关系把儿子送进了1所好的托儿所以后,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:他的儿子没有玩伴。

因为他们一家是“外来者”,想要融入这个上东区的圈子,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。

一开始,温妮斯蒂的努力都是徒劳的,不管她如何热情、如何主动,乃至换上一身和别的妈妈一样的名牌行头,都很难得到妈妈们的友情。

担心由于自己不能融入上层圈子而影响到儿子“阶层”的妈妈,变得忧心忡忡,充满了负罪感。

结果,一个偶然的机会,温妮斯蒂在鸡尾酒会上和一个孩子的爸爸攀谈了几句,意外地打开了局面。

原来,这个爸爸的家庭背景是曼哈顿某个银行帝国,在第二天上学的时候,这个爸爸建议温妮斯蒂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可以一起玩。

那些狂妄的妈妈们当时正好都在现场。从此,云开雾散,温妮斯蒂终究带着儿子扬眉吐气、畅行无阻地打入了上东区妈妈们的社交圈。

作为一个人类学家,温妮斯蒂不无幽默地调侃了自己一把:许多人类以外的母灵长动物在身处窘境时,会靠一招解救自己:通过引发高阶层雄性的注意来摆脱窘境。

剧情的神转折,居然是由于“首领爸爸”对温妮斯蒂的关注,提升了她和儿子的社会地位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一开始的温妮斯蒂,希望融入上东区,但不想焦虑,也不想勾心斗角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局势的发展,她发现自己被潮流所裹挟,身不由己,没法停下脚步。

“环环相扣是一种很使人焦虑的生活育儿方式,让人活得很紧张,因为你永久不能松懈,不能休息,不管什么事都一样。”

——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

而这些育儿生活方式,包括但不但限于:

怀孕了也要穿高跟鞋,为了抵制脚疼,乃至还有人专门给脚部打类似麻醉针的东西;

孩子们必须上贵族学校,从小就必须克己复礼;

孕妇除了肚子其余地方都必须瘦,这致使了妈妈们必须长时间控制饮食;

去街角的便利店买瓶牛奶也要盛装打扮;

以及,具有1只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铂金包……

总之,在上东区当母亲,是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高风险职业。

放眼全世界,持有这类观念的人,一定也很多。

但是,作为一个人类学家,温妮斯蒂也清醒地认识到,这种状态是不正常的:

“我发现这些野心勃勃的贵妇的另一面,是极端的焦虑。她们承受着不能踏错一步的巨大压力,必须当完善的母亲,完善的社交对象,完美的衣服架子,还得当完美的性感女人。”

——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

回到刚才那个问题的原点:有钱就一定能够快乐育儿吗?

不能说钱在育儿进程中不重要,但是一旦钱多到不怕生病、不会饿肚子之后,你就会发现,钱买不到快乐,而且也绝对没法让任何一个人免于焦虑。

而有钱、有选择的余地,其实也是一种“诅咒”,由于一旦事情不如你所愿,那么它所带来的惋惜感、失落感和挫败感也会成倍增加。

温妮斯蒂检讨自己

“在恐惧的胁迫下,我从本来的旁观者变成了体制的拥护者。我跟全世界的妈妈一样,每天都在焦虑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,不够多,生怕对孩子的未来造成影响。”

——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

所以,几乎所有的上东区妈妈都有酗酒和依赖药物入眠的毛病。

这类恐惧,来源于哪里?我想,更多的不是自己的孩子想赢,而是家长太怕输。

家长怕自己的孩子不如他人,大到学校、工作、生几个娃,小到穿着、谈吐、个头儿,乃至“谁家孩子能第一个把当季新款穿出来”,都成了他们攀比的内容。

而这一切的,究竟是真的怕孩子将来不幸福,还是怕孩子没有如自己期望的那样成长,让自己“丢脸”?

自己的人生志得意满,固然希望孩子能够再接再厉,长江后浪推前浪,如果自己的人生有遗憾有失败,那就更寄希望于孩子来实现他们当初的梦想。

因而,一旦有任何偏离他们期望轨迹的苗头出现,都是他们崩溃烦躁意难平的由头。

最后,温妮斯蒂搬离了上东区,回归了平静而幸福的生活。

环境固然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,她终究与自己和解,接受了自己的不完善,然后,才真正有时间、有心情、有精力去和孩子真诚地沟通,认真地交流,用爱弥补彼此的不足。

而那个花重金、托重情买来的柏金包,也由于太重而影响到了她的手臂健康,从此被置之不理,那些虚荣、负担和焦虑也随之消失了。

固然,我认为她之所以可以从茫然混乱以后仍然可以抽身离去,找到自己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:温妮斯蒂拥有自己的工作,她有能力为自己做出选择和决定。

上东区的女人们,可没有这样的底气。

她们大多数人是全职太太,她们花的每一分钱,包括年底慈善晚宴上的捐款(她们管这个叫“慈善零花钱”),都要依靠丈夫的收入,可以说,她们最大的焦虑就是不独立。

她们的人生选择看似很多,其实只有一个,那就是仰人鼻息。

“可以花丈夫的钱很棒,但比较一下人类和人类灵长类亲戚的社会以后,你会发现能花男人的钱所带来的气力,还不如自己当那个赚钱的人。”

——《我是个妈妈,我需要铂金包》

看,这个时候,经济独立的确是可以让我们更有选择,从而得到寻觅快乐的主动性。

别人的生活不可复制,可能这辈子我们都不会有机会体验“有钱人的烦恼”,但是我们有权在现有的条件下,做出那个更好的选择。

希望每个妈妈都不焦虑,亦或,具有应对焦虑的能力。

以上。

- 作 者 -

Summer姐姐

资深电视人、综艺达人

酷爱一切八卦,对世界永久好奇

猫奴、吃货、爱购物

在意生活品质,更喜欢种草

坚决不过“没必要”和“差不多得了”的生活

倡导美好的亲子生活方式

文章版权归壹父母所有,欢迎转发到朋友圈,转载请联系壹父母助理

万艾可专利5月便已到期国内ED市场格局仍未改变

美国viagra

伟哥吃了有副作用吗

正品伟哥官网

相关推荐